倉皇逃跑三階段 代客網拍之代客練功《真‧三國無雙》代客衝義~代刷武器
7月 18

 

「我那個同學喔~哼!好好的工作作一作,就說什麼不要做了啊~就離職啦!那個助理缺有個三萬耶!有病~真的有病!」

「這麼隨便就離職啊…」

 

「對啊!就公主病發作,就說工作好辛苦!然後就不幹了…」

這天公司辦活動時,無意從兩個妹妹的對談中,聽到了【公主病】這專有名詞。

 

童話故事書中公主性格,現在,是種病嗎?

 

念設計科系的日子不好過,扣除掉書本外,通勤時需要攜帶的東西甚是數量龐大,工具箱、道具、板子…,總是全身大包小包,身上披掛一堆的一身狼狽,很難優雅又悠閒美美的上課。但班上有個纖瘦漂亮女生,她總是優雅,一派輕鬆地來上課,從來沒看她氣喘吁吁,十分糟糕地模樣。

 

當年下課,學生的交通工具是,機車、火車、巴士、或徒步。有個多事同學心血來潮,問她怎麼來上課?她嘴角微微揚起答︰『我都搭公車上課啊…』

 

某天,提早10分鐘下課,突然間見著,校門口停著台閃亮【靚車】,煞是耀眼無比, 車中的男人對著她揮手親密示意。

 

原來,她真的搭【公車】上課!但是是【公的開的車】!大夥恍然大悟…她為什麼都可以美美輕鬆的來上課的真正原因了…

 

八卦總是藏不住;不平凡總會引人注目。後來大家知道,她跟著有錢人家的小開交往。食衣住行,無虞匱乏,日子過的相當的輕鬆。眼神迷濛、答非所問、常處於恍神狀態上課,是扣除掉她名字外,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特徵。

 

她並非班上程度最差的,卻也不是最好的;成績平平,不太參與學校活動,更遑論她會有哪次會準時的交報告跟作業。

 

上印刷課,再怎麼小心,總會被不小心噴賤出來的液體弄髒,只要知道今天有這門課,大家會刻意穿深色耐髒,又破舊的衣服來,以免弄髒了吃虧。公主,或許她無時無刻都得保持著公主模樣,所以她常穿著很誇張的公主裝扮,然後嗲聲嗲語的都嚷︰『唉呦~好髒喔~這東西會噴到我的裙子啦~這裙子新買的耶~』、『哎呀~我不要用了啊~這會噴到鞋子啦~好髒喔!拿遠一點!~』

 

上攝影課,要進暗房沖洗照片,因暗房內氣味極重,且需要脫鞋入內,為避免衣服沾到重氣味,或是在暗房內跌倒,大家不約而同的也會穿著輕便服裝進入教室。有回公主在暗房裡不小心跌倒後,有人苦口婆心勸她,穿輕鬆簡單點來,才不會沾了滿身味道,或踩到水而划跤,她搖著頭說︰『沒關係!我不怕!~』依然故我,依舊華麗盛裝上課。

 

分組作報告於學生生涯中時有所聞,通常不受歡迎的同學,此時見真章。公主果真被眾人遺棄,分組結束,她呆滯的在座位上發呆看手機。

『同學~妳還沒決定要加入哪一組嗎?』講師對她開口。

『…呃~我可以自己一組嗎?老師…?』只見她不徐不緩的說。

『不行!妳一定要跟其他人組一組!不能自己一組!』

她起身,環顧四週,發現大家都刻意避開她的眼光(←不想讓她加入)。最後她目光停留在我們這組身上,然後用公主手指指著我們說︰『那我加入這一組好不好?』當場,整組人都像青蛙張大了眼睛,露出不可置信的驚悚表情。

 

沒錯!從公主加入本組開始,劇情就由“小人物求學奮鬥記”,改演“不食人間煙火之驚異大奇航”!

 

好幾次,白天上班忙碌時,接到她來電︰『小茹喔!我○○啦!我今天起來覺得身體很不舒服,妳晚上幫我請假好不好?』、『小茹喔!我最近身體不太舒服,那個報告妳可以幫我跟老師說,我下禮拜交可以嗎?』有時候反問她︰《小姐妳白天也沒有在上班,悠哉悠哉的當公主,怎麼連基本作業都交不出來呢?》但,她總找的到更多理由搪塞,身體差啦!突然車禍啦!或是隔壁的老王家裡的貓死了她難過啦!諸如此類,荒唐至極的理由,在下都經歷過。

 

一學期將近結束時,期末報告事關學分,公主還是老樣子,上課出席率極低,上課清醒率更低,交報告率幾乎是零。組裡有個同學看不過去,直接對著她說︰『○○○!妳要是期末報告敢不作,拖垮我們組!妳就完蛋了!我告訴妳!我們白天都要上班,晚上才來上課,大家都是辛辛苦苦賺錢讀書過日子!妳要當妳的公主妳回家當!不要在這危害其他人!』一般人聽聞此言,應當會慚愧跟羞愧,進而開始有所檢討與改善才是!公主她聽完,頭一別,繼續恍她的神,發她的呆,彷若我們這些人都不存在般!突然間,我彷佛看到了她的四週,有著她自己築起的一個漂亮大泡沫,包圍著她,保護著她、隔離著她跟升斗小民的接觸。

 

拉著這情緒高張的同學我說︰『算了啦!就算妳今天罵她髒話!我看她都不會有反應!她的泡沫已經完全將她包覆著,她聽不到外界的聲音,就當她是落入凡間的公主吧!王國滅亡的那天,她會從古堡裡自己爬出來,發現世界跟她已經不一樣了,公主也會變成貞子啦!』

 

六人份的報告, 我們五個人作;集體討論的時候,她繼續不存在。還好那回,報告過關,順利Pass!下

 

學期開始,大家發誓絕對不要讓她跟我們同組。後來,她又在講師的催促聲中,用她公主的纖纖指,指著下一個要家產充公的“可憐團體”了。

 

年級越高,課業越繁重,設計科系本身就不好唸,後來她好多科目被當。以致於很多時候,她該出現的課堂,她沒有出現,久了,大家就從記憶中移除她…畢業典禮上,東扯西扯時,有個同學提到她,大家還楞了一下說︰『○○○喔~她有跟我們一起畢業嗎?』

 

她有沒有拿到畢業證書,說真的不知道…有同學說︰『公主應該不需要學歷~就可以嫁給王子吧!公主不是都在森裡唱歌,跟鳥說話就好了嗎?』或許,對她來說,做好公主讓人憐愛,比讀書更重要吧…她的身體裡,有個完整的“公主魂”…

 

『厚~真的很抓狂耶~好誇張喔~妳知道嗎?那個婚紗多誇張!什麼造型裡戴小皇冠要加錢!妳不覺得很扯嗎?那是哪國的高貴皇冠啊?24K金的喔!』這天Msn這頭,有個失聯許久,最近因即將結婚之故,突然熱絡起來的友人,突然這麼罵了起來。

『呃…對啊!有些婚紗都是這樣啊!一開始跟你說什麼多少萬包套!等到你真正全身都被乾洗出來後,絕對是你當初認定包套價格的好多倍!包套啊!就是“包准你荷包套牢”的意思啦!』

『…哇咧…(因為是謾罵,以下略)。』

『好啦好啦!我知道你們男生都覺得很扯,可是婚紗對女生來說,是一輩子最美的一刻,那是多非凡的記憶啊!而且我老實跟你說,真的是肺俯之言啦!你要不要聽?』

『說吧!』

『…你現在可以花錢打發的!你量力而為,能做的就作吧!你算一算,多花一些錢,可以換來你耳根子接下來三十年的清靜,很划算了!真的啦!用長遠的投資報酬眼光算一算,真的很划算了…』

『……………』友人先是沉默,接著說︰『我知道啦!花錢消災!花錢消災!我懂!這個我懂!只是,我不懂的是,妳們女生真的這麼愛小公主的皇冠嗎?我去外面買一頂,買斷喔!可以天天戴!時時刻刻戴!高興戴就戴!上街戴…回家戴!不是很划算嗎?為什麼一定要在拍婚紗的時候,硬要身穿晚禮服然後頭上頂個小皇冠,熟女不熟女?公主不公主的?意義何在啊?那我是不是要穿著西裝,也來弄頂小王子皇冠,互相匹配一下啊?』

 

一時之間,我竟然語塞。男人對公主的定義…如此微妙…

 

 

曾看過有些女人,會在男人面前刻意的裝弱,肩不能挑、手不能提。自己則是相當的變態,為了感受逛街戰利品的快感與實在感,大包小包拎著,是種莫名的“成就感 ,絕對不喊累,也絕對不說苦。對自己來說,這是種另類的甜蜜負擔。

 

嚴格來說Kimo算是個很紳士的男人,他總說,提東西是男人的天賦、應該的,不能讓女生拿重物。所以,在自己提滿東西的時,Kimo會主動把所有的東西一肩扛起說︰「來啦~東西我來拿~讓妳空出雙手比較好逛妳的街!」好幾次,我倆還得在馬路上為了那幾包東西,拿來拿去。

 

 

「厚~怕重就不要一次買這麼多啊~幹麻咧,累死自己喔!」這男人又唸了。

「厚~你很膚淺耶~我又不是天天來逛,要就一次買齊要買的啊~省的多跑幾趟浪費油錢~」

 

不過,恰巧這天Kimo自己也買了些東西(六大罐限定的飲品加上一堆書籍),我倆大大小小多包了點,就在最後一包拎到手邊時,Kimo開始碎碎唸了起來︰「妳買鞋子,為什麼一定要鞋盒?妳看,光是鞋盒2個,就這麼兩大包!很難拿耶!只拿鞋子就好啊!幹麻拿鞋盒?」

「當然要鞋盒啊!不然鞋子怎麼保存啊?用疊的喔?你當鞋子是三明治喔!況且,不好好保存會減損鞋子的壽命耶!好啦!那兩包我自己拿啦!」搶過東西,發現加一加剛剛其他的,突然雙手變的沉重起來,一個顛簸,我重心不穩,要滾了出去。

「疑?妳剛剛不是說拿心愛的鞋子100雙都OK?啊~怎麼身體突然歪一邊?感情妳公主病發作啦?」

「……………」

「…ㄟ…我好歹也是個弱女子耶!身上扛這麼多包,當然不行了啊…」面對這男人的挑釁我憤憤的說。

 

「厚…妳…這時候又說自己是弱女子啦…」

「當然啊…你看我多虛弱啊…啊!這袋要掉地了啊!啊!啊!…你的書要落地啦~新書落地會沾的髒髒的喔…好悲慘喔…」

「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換這男人無言。

 

「…喔!喔!我看到!妳老闆在前面喔!」

 

「…靠腰!!!!在哪裡!在哪裡!我要去宰了他!!!!!!!」

「……………」

 

 

「…看吧!只要提到妳老闆!妳瞬間的爆發力!連一箱啤酒妳都可以瞬間高舉的起來啊!」

看著剛剛嚷嚷提不動的數個紙袋,此刻都超過自己的肩膀高度。

「…我就說吧吧!妳的公主病,一碰到妳的老闆這個兩個字,魔咒馬上解除,馬上變身成狂暴女戰士跟地獄女煞星咧!以一當百咧!…好啦!剩下這幾包!我看妳要不要一起提一提,當作復仇之路的地獄鍛鍊啊?」

 

「…………」我…無言。




 

抱歉,評論功能未啟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