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通~小婦人(人物資料介紹) 公主病(公主症候群Princess Syndrome)
7月 10

這天下午,座位旁屏風,隱約有個人在蹭著,一會她終於開口︰「小茹~這兩張發票,金額不對,退還給妳!」

 

「…………」一頭霧水,那悶的我看著發票。

「…呃?…請問一下啊?是哪裡不對?金額嗎?還是統編?」我說。

「金額不對!我知道妳會問我哪裡不對,所以我把正確金額,用紅筆寫在發票的下面!妳看到了吧!…這發票我要退!你去換!」語畢,留下依舊滿頭霧水的我,她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『…呃…現在是怎麼樣?』端詳了更久,終於發現會計退發票的原因。金額總數沒有變,但是其中的數字有些變動!再仔細看了看發現︰『疑??加總一樣,金額只是差一元?只差一元?這樣還要專程跑一趟去換嗎?』

 

 

「小姐~不要鬧了~我給妳一元好嗎?不要重開啦!」副店長開口了。

「…呃…可是…我們家會計說…」

「這是六月的發票耶!現在都七月了耶!重開真的相當麻煩耶!妳行行好啦!我給妳一元!不要為難我們好不好?~」

「呃~我不是故意想為難你們啦~但是我們公司的會計,啊就相當的堅持~這兩張發票她不收,堅持要退!要請你們重開!我也很無辜啊!光是再跑來你們店裡,這趟的成本就不只1元了?唉~唉~」隨著結帳櫃檯後面越來越多的人,當下也焦慮了起來。在店家翻箱倒櫃,雞飛狗跳地找出舊發票存根時,在櫃檯已站了有25分鐘之久。店家邊碎碎念邊重開,伴隨著路人甲乙丙丁的側目視線與不斷的指指點點下,真是進退兩難、尷尬莫名。又再等了10分鐘之久,終於拿到新發票,半掩著臉倉皇的逃離那家書店。

 

滿腹委屈又牢騷不斷的自己,邊騎著機車,嘴邊犯嘀咕︰『是怎麼樣啊?我怎麼看!新舊2組發票總金額都一樣!裡頭的數字這邊加一個一,那邊少一個一,有什麼差別?啊是故意整我嗎?八嘎!!』

 

隔天,將發票火速交給了會計,並沒有多問什麼。這會計也一如往昔,板著一張晚娘臉上班。但回到座位路上,左思右想,總覺得哪裡不對?所幸,將新舊兩份發票的檔案,傳給一位相當專精於財務會計工作的友人。請教她這專業人士,公司會計為了一元,退自己發票的真正原因。(註︰公司請款流程相當的繁瑣,為了確保自己代墊的款項有送出,都會掃描備份起來)

 

經友人一番專業解說,終於明瞭,雖總金額一樣,但對會計來說,差別在那1元稅金。友人說,雖然僅僅是一元之差,但萬一真的產生問題,國稅局可用這一元,稽翻大家!唉~怪事年年有,在下身特別多。這1元,成本可真是高啊!

 

《唉~原來當個“奧州來又騎機車的客人”,還真是令人討厭的感覺啊~》


週六,為了新舊任大頭突如其來的交接典禮,雖百般不願,但還是到公司加了班。假日這區辦公大樓,為了節能,空調關閉。炎熱盛夏,密閉空間,著實折磨。不一會,每個來加班的同事,各個揮汗如雨,汗如雨下。

 

死撐到下午,氣溫依舊高,熱度絲毫未減,終於到了忍受的臨界值。

「ㄟ!!○○啊~要不要定點涼的?來降溫一下啊?我快熱呆掉了!」一向不吃甜食的自己,差點沒因熱昏,需要匍伏前進的爬到走廊跟她們說話。「定這家要不要?我每次都看他們店門口,都大排長龍,人暴多的,吃看看要不要?」拿著名片我說。

10杯店才外送,加班的這些人,極盡所能,開始號招大夥共襄盛舉,幾翻波折後,終於統計完畢,撥了電話下定。工程師弟弟跟對方說好,約莫三點前送達,才叫下午茶點心。這店家極近,5分鐘路程,應該不至於延遲才是。兩點半剛過沒多久,店家外送小弟撥了電話來詢問,園區大樓的正確位置,工程師跟對方解釋清楚後,大夥開心地等著冰涼點心的到來,紓解眾人已經發燙的身軀。

 

兩點五十過去了,東西沒來。

『…應該是突然下了雨,外送的小弟回家穿雨衣所以慢了…』此刻,我們這麼想。

三點十分過去了,東西還是沒來。

『…應該是園區警衛森嚴,在樓下換證多花了時間,所以慢了…』此刻,我們這麼想。

三點二十分過去了,東西在哪裡呢?

『…混蛋東西!都三點半多了!送到哪裡去了啊?我樓上會場都佈置完了,東西咧?』不禁,連我都發出咒罵聲了。

時過半晌,工程師弟弟手機響起,店家打來︰『○先生喔!抱歉喔!我們外送人員!在送過去你們公司的途中,發生了車禍!所以現在不能送了!巴拉巴拉…(以下太長,略)』

 

站在樓梯檢視著花束的我,面對著這麼荒唐的答案,像是腦門被開了槍般的震撼不已。

「蝦米!發生車禍!所以咧?我們的芋圓?通通敬神去了嗎?」

「對啊!他們就說發生車禍,東西送不來了!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「哇咧!那我們還是得繼續熱下去囉?■#▽◎☆◆◇○…」這夏天,是在考驗我們的受熱程度與耐心嗎?接下來亂七八糟的亂數,更是一絕。最近的□湖店車禍摔車後,工程師弟弟迅速的打了電話改定另一家□港店。正當電話還在下訂單時,□湖店的店員又來電,說他們願意全部重新再做一份,再送過來一次,希望我們不要取消剛剛那筆訂單。突然間,一樣的東西,有了兩份,進退維谷,真的麻煩事一樁。

 

就這麼一來一往,一邊說OK,一邊也答應,最後近四點半,大家還是吃到了芋圓冰品,只是比預定的時間,足足晚了一個多小時,體溫也飆高了不只一度。

 

下班回程,因公司裡佈置材料已使用殆盡,不得不順路去書店補些材料。剛停好機車,撐著傘準備過馬路,眼尖的自己,突然驚覺!自己摩托車旁,正停著那家店號稱摔車出車禍的外送車。

 

「疑?這不是○○○他們○湖店的外送車嗎?明明好好的啊?哪裡摔車?哪裡有車禍的樣子?完全看不出傷疤或是剛剛有出過大車禍的感覺啊?」繞著店家的車,宛如變態般,磨蹭啊磨蹭的端詳個不停,最後所幸拿出了相機,開始不停的拍照。「可恨啊~我各個方向各個角度都來一張,看看他們怎麼解釋外送出車禍這麼濫的理由!不負責任!做餐飲的還這麼誇張!(←以下碎碎念太長,略!)」

 

不一會,旁邊路過民眾,有幾個開始回頭,露出詭異的眼神對著這方向側目。

「○▽○!糟糕!不會被當成歹徒,在勘查做案的環境與車輛吧?」在與一對顯露出弔詭眼神的母女四目交接後,瞬間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被當成歹徒了,只能倉皇的加速逃離那裡…

 

《唉~原來當抓耙子的“私家偵探”,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職業啊~》

住的地方是所謂的大樓,因住的樓層偏高,所以平時,總是搭電梯進出。大樓戶數多,出入的份子總也是多,所以跟Kimo早就有了許多默契,排除一些危險狀況。

 

電梯裡都是凶神惡煞時,不要貿然進去,寧可等下一班;有醉茫茫的醉漢時也不要進去;有正在搬家的狀況時也不宜進去(曾被搬家工人的一台洗衣機壓到腳)…諸如此類,簡言之就是,電梯門一打開,1秒內察覺電梯中的份子有異樣時,為了自身安全,能閃就閃,小心謹慎為上。

 

這天,地下室電梯門一打開,映入眼簾的是兩個臉上就寫著“絕非善類”的景象。但因Kimo早已一腳踩入電梯,騎虎難下,硬著頭皮我倆進了電梯。

 

 

『糟糕!這下麻煩了…』正當自己還在想,待會是否到一樓,直接就下電梯好脫身?還是該繼續搭下去時?只見Kimo機靈的一按,刻意地按了我們住的樓層低一層的11樓。

 

電梯進行,我倆交換眼神,不發一語,繃緊神經,準備接下來的動作。凶惡二人組,按的是頂樓13樓。我們刻意提早一層樓下電梯,然後走樓梯上去要前往的12樓,如此一來,就可以避掉危險,不讓歹徒知道我們住的樓層。11樓到了,我倆倉皇的下了電梯,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,接著爬樓梯上12樓。爬著樓梯時,我們刻意放慢腳步,邊走邊討論,剛剛電梯裡的凶惡二人組,到底要到頂樓要幹麻?

「…我猜那是販毒的!不然就是來催討欠債的!妳看他們一臉凶惡的樣子,八九不離十,百分之百是壞人!我看樓上說不定要發生凶殺案了!」Kimo開始了他的推理。

「呃…我也覺得很恐怖啊!你看他們倆個,一看就不是好東西,我猜左邊那個金毛手邊包包裡放的說不定是短刀,準備去亮刀子了說!右邊那個滿臉橫肉的,我看八成是關過的大哥,你看到他整個胳臂的刺青嗎?好恐怖啊!」我說。

「…呃…糟糕…萬一樓上發生凶殺案,那就麻煩了!那相連一兩樓層的房價都要下跌了說!真該死!混蛋東西!要殺人不會去別社區殺啊,巴尬!」Kimo邊走邊罵。

「凶宅?對喔!萬一樓上真的發生命案,我們還得矇著臉接受SNG的採訪說明心境咧!真麻煩!」左一句,右一句,我們不斷說著未來可能發生的事。

大概是剛剛電梯的過度恐懼,導致我們才爬了一半的樓梯,就有點力不從心了。接近到12樓時,突然聽到上方傳出來了“趴搭趴搭”的聲響,我倆梢事停留了一會,我開口︰「挖靠!有急促的腳步聲耶!難道剛剛的那兩個人!殺了人正在逃跑…嗎?嘖!嘖!嘖!我們真的要上電視接受訪問了!嘖!嘖!嘖!殺人犯…上電視!俗落!鱉三!亨!」恣意的呼喊還沒結束,就看到剛剛那凶惡二人組,突然如兩座山一般,矗立在我倆面前。

 

 

生平第一次,眼睛睜的如此大,手腳不聽使喚,瞬間開始微微抖動,「…呃…」就像所有星球,開此脫序般的瘋狂旋轉與互相撞擊。自己詫異的發不出任何的聲響︰「………」自己不斷的在腦中尋找,這狀況下,開如何解套?『應該到12樓的我們從到11樓下走樓梯上12樓!應該到13樓的他們,到了13樓卻又走路下來到了12樓,然後兩方人馬,在這12樓的樓梯間交會,到底這是什麼情形???』

 

「…一!二!三!跑!!!」只見Kimo用極低聲音,說了這句。接著就是我倆沒命頭也不回的倉皇逃命!

本以為這凶惡二人組,會因為聽到,剛剛我倆謾罵他們的言語而追過來尋仇,沒想到,在我們拔腿就跑的同時,他倆也頭也不回的開始往下跑,就在12樓小小的樓梯間裡,兩組怪異的人馬,正面交鋒,慌張逃離!

 

關上家裡的大門,看似鎮定,但早已上氣不接下氣的Kimo終於開口︰「靠~!電視上凶宅的鄰居訪問錄,差點就換人了!啊~妳以後罵歹徒,可以看先確定自己的百米很快之後,再來開心盡情的罵嗎?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無言。

「…啊誰知道他們會突然出現啊?好啦!以後罵人我自己消音處理啦!【逼!那兩個逼逼逼,一定是要去逼逼!我看等下會有人被逼逼啦!】這樣可以了嗎?我都自我消音處理了,壞人應該都聽不出來了吧…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這男人,又再度無言。

 

《…唉~原來當個跑路很快的“烙跑鱉三”,還真是一件難度超高的事啊~》

抱歉,評論功能未啟用。